文明不會衝突,只有正邪衝突

作者:戈壁東

這幾天我在一種度假狀態中,朋友們考慮到我的身體狀態,為我提供了一個清靜的居所,讓我有機會完全靜養。但我在來的路上遭遇了一次狹路追逐,目的很簡單,就是讓我在驚嚇壓力中垮掉。

這兩件事發生在同一週,幾乎就是這個世界濃縮的寓言故事。善意和邪惡、神和魔在這個世界共存!

今天,中共上海瘟革的人道災難終於直接傷到了我的身邊熟人。一個我在上海的時候的教會弟兄突發腦溢血,因為封城得不到救治死亡了。剛剛五十出頭。

這是一個典型的中共魔教製造的複雜人格的中國人。他被三自教會送到新加坡讀神學院,但是因為沒有上海戶籍一直沒有被安立牧師。戶籍與信仰牽連這確實也只有在中國會發生。

我在的時候,他是我們自己組成的家庭教會的傳道人。他是一個很善良的人,我們建立了友誼。但是後來我到美國以後,發現他的微信朋友圈常常發一些紀念毛澤東的東西,也常表現得非常小粉紅,所以我與他很少交流了。

兩年前,突然有個說是它介紹的人來找我。我一問是共產黨員,我就直接把那人領到了洛杉磯法輪功退黨中心,也在網上直接幫他退了黨。對這種紅色傾向的來人我是非常忌諱的。這幾天據說也會有一個朋友的朋友來自上海,我希望不會是有紅色傾向的人。人類可以交流和友誼,但是如果你分不清正義和邪惡,那麼已經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了。

這個直接因為中共製造的人道災難而死去的弟兄,其實是非常悲哀的。我不知道他去世之前是不是已經認清了魔鬼的嘴臉,是不是知道災難的來源了?

這個不幸死去的弟兄既能夠信仰基督,但又看不清中共的邪惡。這又是一個中國式的寓言故事。這個故事裡有一個關於人類文明的悲劇人物。

昨天有一個我沒有交流過的臉書朋友,告訴我他寫了一本關於文明衝突的書,希望我給他一個簡短背書,他要寫進他的書裡。他想傳給我他的書稿,但是傳送是個問題,所以我建議他只傳目錄和簡介。

我看到他傳來的目錄和簡介,發現觸角直達古今中外。如果我沒有理解錯的話,他試圖從歷史和現實兩方面闡述文明衝突對人類社會發展的影響。他提到了中共的邪惡,也涉及了新世界秩序。所以因此在出版上也遭遇了極左勢力的打壓封鎖。就這一點我本能感覺這本書正是人們現在需要的。

我對亨廷頓關於文明衝突的觀點,從來不認同。我一直認為人類社會走到今天的全部歷史,不是文明的衝突,而是正與邪的神魔衝突、善與惡的價值衝突、啟蒙與愚昧的認知衝突。

智能與智慧、認知與信仰,這些詞彙才是解釋人類社會所有不可思議事物的鑰匙。

利慾薰心其實就是基於價值判斷上的愚昧所致。

我們對中國人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時候,其實知道他們的靈魂被中共扭曲是關鍵。

中國人不缺乏文明社會的物品。現代化物件中國都不缺,上海更是擁有傳統歷史意義上的西方文化基礎。他們現在唯一缺乏的是人類文明中最核心東西,就是人的尊嚴和價值選擇。所以他們會在文明的社會形式裡表現為野蠻和愚昧。

誰製造了這一切?中共。中共是一種文明代表?不,它只是族群中的一部分人,而這部分人崇尚一種邪惡的價值體系。就像新世界秩序的那些人一樣,它們在推動一種反人類的價值體系。

這不是文明的產物,與文明無關。這是一種從人類原始社會一直延續至今的邪惡而已。

亨廷頓的「文明的衝突」這本書的副標題是「世界秩序重建」,實際上它就是新世界秩序的又一個煙幕彈。它把邪惡的反人類目標說成是文明的整頓。其實也是一種類似張維為之流的故意扭曲。

人類社會不存在文明的衝突,只存在正邪衝突。

就如同我在同一天、相近地點卻遭遇屬神的善良和魔鬼的攻擊一樣,那位既是集基督徒與小粉紅為一身,最後死於魔鬼之手的我的上海教會弟兄身上呈現的人格衝突一樣,都證實了人類社會存在的只是正義和邪惡的衝突,與文明無關!法西斯主義、共產主義和新世界秩序代表著人類文明進程中的邪惡一方。

而我一直相信正義必勝!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