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的千古教训,兼论八九民运之败

作者:曾节明

实力不对等情况下如何以小搏大?

太平天国为何失败?百多年来,后人总结的教训汗牛充栋,但绝大部分都没说到点子上,因为即使洪杨没犯他们所指出的错误,太平天国仍避免不了败亡的命运。

其实太平天国领导人的致命错误就是一个,就是在摧枯拉朽的巅峰时期,没有趁热打铁,全力攻取北京,而是建都南京,割据江东,与满清长期对峙,这就注定了太平天国败亡的命运,单凭着一个错误,即便洪秀全一伙不犯后人所指的绝大多数错误,也只是获得晚一些败亡的结局而已。

为什么没有趁热打铁及时攻取北京,注定了太平天国的败亡命运?这是由政治对抗的规律决定的:

太平天国的反满革命,是以小搏大的政治对抗,满清是掌握全国政权的大力量,太平天国是正在打江山的小力量,实力的不对等,决定了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政治较量:

满清力量占有巨大优势;太平天国力量暂时相对弱小;但另一方面,满清政治腐败,士气低落,当时军队战斗力低靡,而当时太平天国士气高昂,发展蓬勃,军队战斗力强劲;而且太平天国当时处于进攻势态,军队战斗力较弱的满清处于防守势态;

因此,太平天国要推翻满清,就必须速战速决,乘己方巅峰时期摧枯拉朽的势头,以及清方连续大败导致的阵脚大乱和心理恐慌,马不停蹄地给予对方连续的打击,并且要瞄准满清的政治中心北京,给予致命的打击:及时直捣北京,铲除满清皇室,或迫使其逃出关外;一旦清室逃窜出关,而北京克复,则以汉族官僚为主的满清地方政权必然丧失抵抗意志,可以传檄而定了。

反之,如果太平天国错过趁热打铁,及时攻取北京的机会,而选取割据地方,与满清长期对峙的战略,则必败无疑;因为坐拥全国大部分地区财税和人力物力的满清,一旦获得喘息,必然会凭借全国性政权的资源优势,强化军队,逐渐取得对太平天国的优势:满清对太平天国的反败为胜,最终极端残忍地剿灭太平天国的史实,就印证了这一点。

也就是说,在以小博大的对决中,小的一方必须趁热打铁,速战速决,否则一旦陷入持久战,小的一方必败无疑。

可悲的是,作为小的一方,太平天国却在大好形势下,主动选取了割据地方,与满清长期对峙的必败战略:

1853年1月太平军攻克武汉三镇后,获取满清大批钱粮和兵源补充,清廷惊恐万状,满清地方官僚闻风丧胆,相互观望;而曾国藩奴才死忠的湘军势力,还远没有成形,太平天国形势一片大好。在这种大好形势下,洪秀全一伙在武汉开会,讨论了下一步进取的战略:

洪秀全主张,建都武汉,立足富庶的湖北,湖南,同时全力北伐,占领河南,直捣北京;

杨秀清主张,东下攻取南京作为首都,然后遣将四出,攻城略地;

石达开主张,攻取四川,建都成都,以巴蜀天险,稳打稳扎。

很显然,洪秀全的趁热打铁战略是上策,如果洪杨亲统三十万大军自武汉全力北伐的话,当时满清根本没有能够阻挡太平军的军队,以后来胜保统帅的十万八旗军,在河北遭两万太平军偏师(李开芳,林风翔部)击溃的战斗力来看,如果1853年太平天国主力自武汉直捣北京,满清当年崩溃是大概率事件。

而石达开的战略是下策:在大好形势下选择入川,无疑是固步自封的保守战略,巴蜀天险固然有助于防守,但同时也封闭了自己,且四川距北京遥远,比南京更不可能对北京形成威胁;历史上诸葛亮说服刘备取建都巴蜀的战略,结果复兴汉室成空话,蜀汉反第一个败亡;吴三桂反满,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也选取建都巴蜀,结果功亏一篑;石达开的战略,无疑是重蹈吴三桂的覆辙。

遗憾的是,太平天国最后没有选取洪秀全的上策,而是选取了杨秀清的中策。

本来,如果在攻取南京后,洪秀全坐镇南京,杨秀清当年亲自统帅太平军主力北伐,仍然可以一举摧垮满清;但洪杨1853年3月攻下南京后,拖了一年,直到1854年3月才自扬州出偏师2万人北伐,兵力严重不足,且在北伐的几乎同时,使用更多兵力进行西征,完全是轻重倒置,力量分散。

这就使满清逃过了灭顶之灾,而种下了太平天国灭亡的种子。

太平天国之败,败在违背了政治对决以小博大的规律,巅峰时期没有趁热打铁直捣北京;这是无可挽回的致命错误,太平天国的其他错误都可以挽回和弥补。

太平天国之前的吴三桂反满失败,也败在违背了政治对决以小博大的规律,巅峰时期没有趁热打铁直捣对方命门,吴三桂甚至在把满清八旗军打得落花流水,陕西都已反正的大好形势下,不去进军关中,直捣北京,反而躲进四川建政,向伪康熙提出“划江而治”,诚可谓战略昏聩到了极点,比建都南京的洪杨还不如。

历史上成功秦末大起义,和差一点成功的李自成农民起义,都作出了符合以小博大政治对决规律的战略决策,如:

项羽,刘邦集团在定都彭城后,未给秦朝喘息之机,项羽集团直扑秦军主力章邯,王离部,刘邦则乘虚直捣秦朝的心脏关中,秦朝力量虽大,怎经得起如此致命的连环重击?秦朝根本缓不过劲来,因脑死亡而迅速分崩离析。

李自成也是在先夺取了河南和关中之后,不给崇祯喘息的机会,亲统四十万大军,由西安直捣北京,如果不是因为在防范满清的问题上犯下致命的战略大错,得天下的是李自成无疑。

那么,为什么先割据,后北伐的朱元璋能够成功呢?这是因为元末农民起义的形势与清末农民起义的形势大不相同:

元末是一个群雄并起的局面,而元朝在镇压张士诚造反,大败收场后,丧失了优势的力量,已经无力主导局势的发展,也就是丧失了镇压各路义军的主动权;

所以朱元璋可以从容地与元朝长期割据,先消灭其他汉族割据势力,再北上灭元。

而满清始终未丧失镇压太平天国的主动权,因为它从未丧失对太平天国统治区之外的控制,所以,不去攻占北京,而以割据地方对峙方法,要击败满清这样一个全国性政权是不可能的。

根据以小博大的政治对决律,中国八九民运之败,就在于柴玲一伙错失了趁热打铁的机会:在中共一度失控的1989年5月中旬,发起全国总罢工,总罢课,总罢市,没有包围中南海,控制电视台,报社,火车站,说服动摇的解放军戒严部队抵制中共镇压令,乘乱向中共施压,以引爆其内讧。。。反而画地为牢,与工人市民划清界限,甚至扭送泼污毛像的义民,学运领导层企图以“和理非”地割据天安门与中共对峙的方法,来达到目的,这不折不扣的是一个作死的战略,因为这完全违背了以小博大的政治对决规律。

由于错失了1989年的千载难逢机会,今天流亡海外,且无人资助的中国反对派完全丧失了倒共的主导条件,只能耐心等待中共内爆的到来;当然,“亡共在共”,中共的内爆是不可避免的,托“总加速师”习近平之福,中共的内爆正在加速到来。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