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瘟疫在尖叫

作者:蘇曉康

【按:我在前面貼子曾說:在一場「生物戰」之後,這場瘟疫殺得週天寒徹,人類卻忘掉了「病毒源頭」……誰曾逆料,這瘟神回到老家去折騰,中國開始面臨一場大劫,第一原因乃是中國政治制度落後,一切決策、執行均低於西方國家;第二、中國社會落後,醫療資源也在第三世界水平;此落後中尚含這三十年的腐敗因素,層層雁過拔毛,前以爆料管家壟斷測試劑市場;第三,中國更沒有公民社會,民間自救能力也很低;然而,最差之差,是中國領袖乃是一個小學生,且剛愎自用、瞞頷蠻幹,當此之際,一個民族面臨大劫,攤上一個昏君,亡黨亡國是小事,生靈塗炭才是大事。國內已有智者呼籲:要算生命賬、經濟賬、科學賬、法制賬、良心賬,也提到「政治賬」,卻有難言之隱。假如瘟疫之後中國存活下來,第一個要算的,是領袖賬。】

瘟彈:热核等级

鼠年新春,第一只黑天鹅突然降临,正是「武汉肺炎」。

武汉虽封,而瘟弹已发。

落闸前,大量武汉人口,如民工、外来就业人员、放寒假的大学生、逃难的中产阶层、春节探亲者,仅飞离武汉就有几十万人。武汉和湖北,变成全国全球的一个「传染源」。

从武汉一个扩散源,又随人口在国内、国际流动,扩散成各省市城乡越来越多的扩散源,到1月26日凌晨,除西藏之外,全国所有省市都有确诊的病例。

武汉华南海鲜城感染的人属于第一代感染,现在已经形成了与这个病毒源无关的第二代感染,而第二代感染正在造成更多的新患者,很可能再出现第N代感染。武汉溃散的人口,也把「武汉肺炎」带到许多国家。到1月25日早晨6点,在泰国、新加坡、韩国、日本、美国、越南、法国、尼泊尔、菲律宾、马来西亚、英国、墨西哥、德国、芬兰、澳大利亚和意大利等国家,都发现了确诊患者。意大利首先沦陷,紧接着相邻的西班牙、法国、德国,甚至隔着英吉利海峡的英国先后疫情爆发。欧洲疫情惨烈程度,已远远超出一般想象。西班牙确诊超20万,死亡超2万,意大利也超20万,德国、法国、英国也都在接近20万人。

白宮貿易和製造業辦公室主任納瓦洛,在美國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演說時透露,2020年1月15日,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領貿易代表團,在白宮簽署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我們現在才知道,當時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以及中共其他高級官員都清楚知道,一個致命的病毒正在席捲中國,並且具有明顯的潛力通過人傳人導致全球大流行。當時中共代表團對著我們微笑,吃了我們的飯,握了我們的手,並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卻絲毫未透露對美國和世界構成明顯直接危險的武肺疫情,任何可能挽救生命的資訊都沒有傳遞給川普總統或白宮的任何人。』

納瓦洛說,美國因感染武肺病毒的生命折損、經濟損失總數應相當於美國4年的國內生產毛額(GDP),約20兆美元(約584兆台幣);武肺病毒可能會感染1億美國人,並導致100至200萬美國人死亡,以及6兆美元的經濟損失。

病毒已令世界停摆,股市狂泻;欧亚各国封城锁国,断行断飞;一带一路成死亡带,凡与中国亲密关系国皆深度中标,南韩日本失控,意大利满街棺材成人间地狱,伊朗死人最多;全世界最安全的是台湾岛,俄罗斯早关闭中国边境最早染毒最少……世卫预计全球将失守,经济将崩溃,唯一希望是疫苗,世界末日在眼前,还没有弄清这只黑天鹅的神秘身世,全世界只有一个耳语在流传:某“科技强国”秘制武器对抗西洋,进而称霸,却失手泄毒……。

瘟疫之後

《人类简史》作者以色列天才尤瓦尔•赫拉利《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

两个选择:

第一个是在极权主义监视与公民权利之间的选择:

生物特征识别手环、收集生物识别数据,监控愤怒、喜悦、无聊和爱;

像数十亿人每天洗手一样,人们会赞成、配合监控;

第二个是在民族主义孤立与全球团结之间的选择:

全球信息共享、全球旅行协议、团结还是割据一方?

美国的空白谁来填补?

——《瘟世間》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