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權者的天良發現嗎?

作者:蘇曉康

【按:網見去年新聞:「歷經10年跨海爭訟,兩蔣日記及許多兩蔣時代的資料文件終於回到台灣。國史館今天表示,預計10月底與民國歷史文化學社出版第一批蔣中正日記、今年底出版蔣經國日記。」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1604877

從日記中梳理這對父子的「開明意識」,幾乎已是台灣當下的一門顯學,『華視三國演義』的最新節目,也充分肯定這種分析。台灣的「民主憲政」,是否由兩蔣「戒嚴」、疏導而成,事關不止台灣,也是所謂「東亞威權」有轉型可能的一大話語,不僅早有新加坡、南韓、台灣的範例,甚至有如海上燈塔,強烈吸引至今黑暗的中國大陸,以致有「六四第一囚徒」之稱的中國首屈一指的獨立記者高瑜,直陳中國「最好路徑是出現蔣經國」——「但現在她一個也看不到——64之後,我從來沒有認為中國可能出現一個蔣經國,甚至我認為也不會再出一個趙紫陽(起碼在我有生之年,我看不到)。我作為一個以寫作為生的獨立知識分子,我沒有做『中國夢』,一如既往,對中國的現實進行批評」——採訪之後,《觀點》節目主持人唐琪薇特別在網上再次聲明她的觀點,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她這麼嚴肅,可見「蔣經國開明」這個說法,在中文話語中份量何等重大!猜度「威權者」的心思,彷彿也是「獨裁」被「威權」過度後的一種新的可能,尤其它涉及「代價盡可能小」的成本合理性,有天然可愛之處,威權者在壓力和無奈之下放棄權力的種種前提,在中文話語裡變得那麼的輕佻和偶然,防佛一點也不重要了,威權者的天良發現才是最要緊的——這是典型的「帝王將相說」和歷史唯心主義。那麼,國民黨與中共的異趣只在於:

一次暗杀,令蒋经国废储;

一次屠杀,令邓小平立储。

純屬偶然。】

台湾民主运动史家杭之再谈「美丽岛事件」,有一句话对大陆颇有教益:

『台灣民主化以後,有一個人造的「神話」,說台灣的民主化是蔣經國精心布局,一步一步引導,有序開放轉型而來的。這「神話」讓對岸一些傾向民主自由的知識分子羨慕得很,希望中國這個領導人那個領導人學「蔣經國」。』

我至今记得,八十年代中国大陆有一股「新权威主义」思潮,诠释中共在「邓小平权威」下,也可以「从上而下」推行政治改革,甚至六四屠杀后,这种浪漫幼稚,还蔓延过一阵。这个政治学假说的背后,支撑了东亚经济奇迹、儒家文化圈民主化、大中华崛起领先等一大套架构,总之是避开「民主制度」中国(汉族)可以领先群伦。

而今面对六四血光之灾,以及今日习近平的高压型威权统治,中国学人有何颜面目视他们当年的言论?

今天我们其实可以做一个有趣的比较政治学: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太子党。

1985年8月16日与12月25日,蒋经国两度公开表示:「从来没有考虑蒋家成员接班」,「蒋家不能也不会参选下任总统。」

蒋经国就这样终结了蒋孝武的接班梦。

蒋孝武一旦失去「储君之位」,蒋家就没有第二个人替代,整个国民党就失去「独裁」地位。

这是不是布尔什维克式政党的一个特色呢?

国共两党,都是苏联布尔什维克式政党,当年都由斯大林派「保姆」来中国组建。这类政党无论有多少差别,他们都绝对没有「子弟接班」这个规矩,你看苏俄和东欧的共产党里面,有所谓「太子党」吗?

所以,中国虽然可以从欧洲引入「马克思政党」,但是一定会掺进「封建」因素,逃不脱「家天下」的桎梏。

真实历史是,蒋孝武疑似刺杀江南的主谋,整个案情爆发之后,竹联帮的中坚分子、外号「白狼」的张安乐就一口咬定是蒋孝武下令;加上长期以来他自己给外界的印象,就是与情报单位关系密切。下手枪杀江南的董桂森于被捕后,在美国受审时,也斩钉截铁地指出,是蒋孝武下了诛杀令。

有文称:蒋经国为堵众人悠悠之口,终于决定把蒋孝武调离政治是非中心的台北,担任「驻新加坡副代表」。1986年2月17日,台湾外事部门正式宣布「中国广播公司总经理」蒋孝武为「驻新加坡副代表」。次日上午,蒋孝武就搭机前往履新。从此,再没有与蒋经国见面。

蒋经国就这样给出了国民党一党统治的终结前提,台湾的民间在野政党最终可以走向政党轮替。

可是,在对岸大陆,同样是一个布尔什维克政党,却由于其领袖的「合法性恐惧」,而对和平示威的学生运动实施坦克机枪的血腥镇压,由此带来彻底丧失合法性的更大危机。

我在《鬼推磨》中梳理过,老佛爷(邓小平)垂帘听政酿出京师屠城大祸,这厢另一个「婆婆」陈云,细思恐极,深觉江山有废倾之虞,定调「还是我们自己的子弟接班比较放心」,开启太子党权力来源。

在下一本書《瘟世間》裡我也分析,鄧後江澤民、胡錦濤兩屆「悶聲發大財」,在權力不受制約和監督之下,一個驚人的經濟增長,變成一場更驚人的腐敗,而所謂「官二代」(江胡兩屆)的腐敗,向太子黨提供了一個集權的合法性來源。

在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时代,2012年位高权重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靠亲信王立军残酷的「打黑」治官,加上「唱红」的文革手段,向胡锦涛挑战。最終,卻是另一個太子黨习近平踏著薄熙來的尸骨登頂,習的權力問鼎之路,也是一場場反腐的結果——習上台六年中,有134万名官员因腐敗而被整肅,部长或副部长级的高官有170多名被撤职、大多数投入监狱。自2012年以来遭到整肃的中共中央委员比整个中国共产主义革命史上的加在一起还多。

如果說「發財」是中共的「第一合法性」(後六四),那麼「反腐」就是它的「第二合法性」(後開放),第二個顛覆了第一個,然而橫豎都是它「合法」(legitimacy)。

照此来看,东亚威权不会自动走向民主,在台湾「刺刘」是偶然的,我称之为「刺杀的制度意义」;在大陆,八九学潮虽有其社会根源,但是爆发、退潮、平息、镇压的偶然性都存在,中国的倒退不是必然的。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