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焘对决毛泽东为何惜败?习近平是张毛的有机体

作者:曾节明

毛泽东一生的政敌,威胁最大的无疑是张国焘,毛泽东1970年再见斯诺曾说:“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时期,是在草地与张国焘作斗争时”,许世友也说:张主席手黑,除了毛主席,我们党没人斗得过他。

张国焘成为对毛泽东威胁最大的政敌不是偶然的,这是张国焘的能力和厚黑,在中共党内仅次于毛泽东的特点决定的。

中共“长征”中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的会师之日,就是毛泽东与张国焘的决斗开始之时,一山不容二虎,双方都是势在必得:

毛泽东乘红一方面军湘江战役惨败、处境危难之机,通过“遵义会议”夺取了军权,掌握了中央军委的名器优势;张国焘则是红四方面军稳当当的山大王,凭借出色管理能力和厚黑手段,以四年时间将红四方面军发展成了红军中最强大的力量,张国焘成了中共党内最强的实力派。

毛泽东和张国焘都踌躇满志,想当中共的皇帝,这就注定了对决不可避免。

懋功会师时,张国焘占据明显的优势:张国焘手握红四方面军8万人,兵强马壮,弹药充足,甚至还有几十门山炮;而毛泽东那边的红一方面军只剩1.5万人,没有火炮,机枪子弹已基本打光,每人只剩3到5发子弹,几乎丧失了进攻能力。

懋功会师时,张国焘带着他的警卫连,骑着高头大马满面春风而来,与站在路边雨中苦候、形同乞丐的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张闻天之流恰成对照,这就是两边实力对比悬殊的写照。

张国焘风光无限,还故意让红四方面军打出标语:“欢迎三十万中央红军!”虽然他早知道红一方面军早已没有三十万人,毛泽东看了这标语只能苦笑。

于是一场恶斗上演。毛泽东“先下手为强”,拿出扣帽子打棍子的看家本领,一面令邓小平等人往四方面军驻地张贴大字报,一面令宣传部长凯丰在中共中央刊物《布尔什维克》上刊登文章,批判张国焘的“擅自放弃”鄂豫皖、川陕、川北根据地的“机会主义”错误,以及“擅自成立西北联邦”的分裂党的罪行,首先企图夺取舆论阵地,将张国焘批倒批臭。

毛泽东没料到的是:张国焘在四方面军威望崇高,对张的污名化反而激起四方面的集体愤慨,张国焘的麾下对毛泽东一伙的恩将仇报,愤不可遏,纷纷抗议说:我们放弃川北根据地,来救他们“中央红军”,现在反倒成了罪状了!

客观地说,的确是红四方面军的策应,才使毛泽东一伙避免了石达开的命运:当时的红四方面军吸引了川军和蒋介石中央军的主要火力,如果没有红四方面军从川北南下,从背后威胁川军大渡河防线,迫使大渡河守军李全国部全线后撤,就不可能有毛泽东指挥红军“飞夺泸定桥”的神话,也不可能有红一方面军翻过岷山(大雪山)之后的休整机会(川西的安全区都是红四方面军打下来的)。

总之,石达开之所以灭亡,而毛泽东得以逃脱,并非全因为毛主席的英明,主要的原因是:石达开是孤军,而红一方面军有着红四方面军策应。

但是,随着毛泽东内斗的胜出,以及自我造神,红四方面军对红一方面军的救命之恩,也就被一笔勾销了。

毛泽东的批张激起了四方面军的强烈反弹,张国焘就乘机反击,说:我们放弃苏区是“机会主义”,那中央苏区又是谁放弃的?那又是什么主义?我们这也错,那也错,却有8万人,你们一贯正确怎么只剩1万5千人?你们不是有30万人吗?你们怎么还要向我们借粮食借子弹?

张国焘态度强硬且口才更胜一筹,毛泽东一伙反而落入被动,批张不得不有所收敛。

毛泽东斗张的第二招就是凭借“中央”的名器优势,企图强行吞并红四方面军,架空张国焘。毛泽东派出中央政保局局长邓发,找张国焘说:现在中央红军及各个红军都建立了政保系统,红四方面军也必须建立!要求张国焘抽调一批精干的警卫人员,接受中央培训,由中央统一组建四方面军的政保系统。

毛泽东这招的意图很阴险,就是要通过中央直辖的政保系统,把四方面军的各级将领、以及张国焘本人监控起来,以脑控的方式强行吞并红四方面军。如果张国焘等人敢于反抗,就命令警卫员象处决李明瑞那样,直接开枪打死张国焘!(这也是毛泽东暗杀刘志丹的方式)。

对此,张国焘强硬拒绝,说:已经有政委系统了,还搞政保系统干什么?这是不相信自己的同志,这是法西斯特务恐怖统治!我们决不搞这一套,我们红四方面军之所以比你们一方面军团结乐观,就是因为我们不搞这一套!

在这里,张主席往自己脸上贴金,实际上张国焘也非常心狠手辣,动用肃反委员会大杀异己分子,红四方面的“白雀园”肃反,前后杀掉了四千多红军,当然,这比起毛委员在江西“反AB团”的屠杀7万多红军来,算不上一个零头。

张国焘果然远不像朱德、博古那样好摆平,毛泽东又碰了一个大大的钉子。

于是毛泽东只剩最后一招了:撒泼!在川西北“两河口会议”上,毛泽东的谈笑风生和语重心长不见了,而完全是一副湖南泼妇的嘴脸,毛婆娘对张国焘尖声咆哮,用语刻毒尖酸,帽子挥舞,乱棍齐下,打算狠狠修理一通张国焘这个大学生,以气势取胜——反正我有中央的名器,就赌你气绥服软。

哪知道张国焘不是简单的书呆子,而是北大出身的红老大,当即拍起桌子与毛对吼,张的心腹大将何畏哪受得了这泼妇气,当场掏枪向毛泽东开火!幸得徐向前及时托起了何畏的手腕,三枪全部打中屋顶,打得碎瓦簌簌乱坠。。。毛泽东吓得魂飞魄散,忙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嘛!”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朱德等都惊出一身冷汗。

从此,毛泽东再不敢与张国焘硬刚了,唯一的招数,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于1935年9月9日,在毛儿盖草地率部不辞而别,仓皇北逃:毛泽东仓皇脱逃时,连朱德和一方面军的红五军、董振棠及红五军都没带,只带了林彪的红一军、彭德怀的红三军及红二十军残部七八千人,御寒衣物统统没带,导致当年秋天在北窜途中大量人员冻死冻伤,抵达陕北吴起镇仅剩四千多人,还不如刘志丹的人多。

毛泽东一伙逃跑后,四方面军群情激昂,张国焘乘机宣布毛泽东等人畏敌如虎,犯了“逃跑主义”错误,已经丧失了领导红军的资格,并且适时抛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新的中共中央名单,自任中央委员会及中央军委主席,陈昌浩转变,朱德、徐向前自然也不好反对。

张国焘对决毛泽东的第一回合(草地对决),以毛泽东落荒而逃结束,张国焘顺理成章地自封“主席”,而且手上的实力比毛泽东的“中央”强大得多,此回合张国焘无疑大获全胜,而毛泽东两眼发黑。

那么,为什么本该胜券在握的张国焘,此后仅仅一年就落得彻底失败的境地呢?原因主要也不在于毛主席的英明,而在于张国焘自己的没有眼光,以及最后时刻没有放手一搏的胆略。

撇开毛泽东的流氓无底线不论,创业的战略眼光,毛泽东还是胜过张国焘一大截的:

毛儿盖会议上,张国焘力主建政四川,中策是西进新疆接受苏联军援,背靠苏联创建新疆苏区;而毛泽东力主北上陕甘宁,实在不行退往蒙古国。

客观地说,毛泽东的方案更可行且进退自如,而张国焘的两个方案都有着硬伤。四川虽然富庶且人口众多,但四川国民党的势力也比陕甘宁强大得多:川军有30万之众,有着统一的指挥(刘湘),武器弹药充足,甚至有空军,还有蒋介石的40万中央军作后盾,如果川军死磕,张国焘的红四方面军仅8万人,且缺乏重武器,要打下四川,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张国焘被之前四方面军对川军“仗仗赢”的假象迷昏了头,以为川军不堪一击;事实上之前川军一触即溃,是因为当时红军只是过境,刘湘不愿卖力,而一旦红军留下了要夺四川军阀的地盘,他们势必为保命根子而死战。

张国焘提出的“赤化全川”和“打到成都吃大米”口号,就是剑指四川军阀的命根子。

张国焘的西进新疆,背靠苏联建立根据地方案,由于路途遥远,消耗巨大,而且一旦立足新疆,再很难影响中国本部,等于放弃了问鼎中原的机会。

相比之下,毛泽东北上所面对的西北的胡宗南、马鸿宾、杨虎城、张学良各部,虽然总兵力很多,但支离分散,没有统一的指挥;而且毛泽东的逃亡方向是陕甘宁的贫瘠地区,并非军阀统治的核心区域,因此割据和生存的难度自然小得多。

而且,陕甘宁毗邻华北,接近蒙古国,进容易向华北、东北、关中、华中,退方便逃入身为苏联卫星国的蒙古国,战略地位自然比四川、新疆优越得多。

毛儿盖草地毛泽东率部脱逃后,曾寄语率四方面军骑兵连追来劝返的李特说:南下是没有希望的,不出一年,你们就会再来找我们。

张国焘闻报,也对毛泽东一伙作了相反的预言。结果,毛泽东说准了:

川西百丈关战役的失败,红四方面军由8万人锐减至4万人,宣告了张国焘建政四川方案的彻底失败,张国焘的权威大受打击,如果这个时候,张国焘作最后一搏,发挥其无出其右的演讲才能,向四方面军将领们说清去陕北没有好下场,必遭毛泽东往死里整的道理,率4万红军向新疆进军的话,按照其实力,大概率是可以成功抵达新疆,并接受苏联援助的,那样至少可以独树一帜、占山为王,而不用象日后那样孑然逃出陕甘宁。。。

但是张国焘这个时候选择了屈服,并离开四方面军的主力,来到陕北接受毛泽东的批斗。。。这就注定了彻底失败的下场,毛泽东以军委主席的名义,堂皇地命令四方面军余部西征,“打通新疆通道”,又在西路军进军途中,多次朝令夕改:忽而向东返回、忽而向西挺进新疆、忽而驻守河西走廊、“开创新根据地”。。。但河西走廊是近乎没有人烟的沙漠和隔壁,毛泽东这种折腾,明摆着是要借马步芳“马家军”之手,彻底消灭红四方面军。

老本输光之后,张国焘面临肉体消灭的命运(不像王明,尚有苏联作靠山),因此,他及时逃出陕甘宁是正确的抉择,否则他将死无葬身之地,连“延安整风”都过不去。

今日中共的习近平,厚黑的权术手腕象毛泽东,缺乏远见卓识却象张国焘,习的八国联军之祸后慈禧的面相,已呼之欲出,也就是一个对内横,对外怂的亡国之君:既便中共没亡在他手上,也一定很快亡于他的继任者手上——习近平的继任者,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载沣。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