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人会有“面子文化”?——兼论文化整合是汉文明复兴的方向

作者:曾节明

什么是“面子文化”?就是一种以相互攀比为特征的物质主义文化,相互攀比名誉、地位、财产、配偶、子女的“出息”等等功名,且带有官本位和对劳力(蓝领)职业的歧视特征。

很明显,“面子文化”在华人当中特别突出,它简直就是华人的特征之一;这是为什么呢?法轮功认为这是中共造成的,“面子文化”就是中共党文化之一,但是台湾华人和海外华人也有很浓重的“面子文化”,但海外华人未受共产党的统治,台湾华人则从来没有受过共产党的统治,这就证明华人的“面子文化”不是中共造成的,当然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人,面子文化更加极端和扭曲。

华人的面子文化,归根结底是中国儒家带来的。由于儒家的信仰是一种非超世俗的信仰,它没有佛教的因果报应、转世轮回哲学,也没有其他宗教的天堂、地狱概念,因此儒家对人行为缺乏震慑力,这是儒家的硬伤之一,为了加强对人的行为约束,儒家理学就创造出“牌坊”文化,以一种反人性的社会舆论氛围,来约束人的行为,典型如“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这说白了,就是利用人虚荣心(面子)和嫉妒心(好说别人是非)来约束社会成员的行为。这种“牌坊”文化,就是华人面子文化的起源。

客观地说,儒家理学的“牌坊”文化,对约束人的行为,维系社会道德的确十分有效,“牌坊”文化昌盛的南宋和明朝,再也没有前朝较为频繁的弑君篡位事件,尊卑贵贱、男女有别的风化也愈发井严。

但“牌坊”文化也带来了一系列的副作用,其中最大的副作用,是导致统治集团丧失了妥协求存的灵活性:

本来南宋末年,赵家政权不是没有妥协生存的机会,但都被统治集体自己断送了:蒙古帝国虽有优势,但要彻底消灭宋朝,代价巨大,因此忽必烈有议和的诚意,条件是南宋需要以当年对金国同等的规格,称臣纳贡,但是在儒家理学的深刻影响下,此时的南宋已经丧失了北宋及赵构时期妥协求存的灵活性,而把赵构、北宋的议和、乃至汉朝对匈奴、唐朝对突厥的和亲。。。统统当作耻辱,加以否定,甚至连丞相贾似道1259年在鄂州保卫战中在不败情况下,与忽必烈的假(策略性)议和,都被统治集团当作作奸犯科的“卖国”臭事,惨遭“清流”物议。

而崇祯至死不愿担当对满清议和的“奇耻大辱”,坚持两线作战,死臭到底,最终陷入左支右绌的战略绝境,则是另一个“面子文化”的失败经典。

1946年夏秋,蒋介石在横遭美国抛弃和制裁的情况下,死要面子,不愿向斯大林妥协,以换取苏联对中共的掣肘,避免中国大陆完全沦丧(斯大林的本意是中国象朝鲜半岛那样南北分治,而不让中共统一,这样中共会更听话),结果大陆中华民国未能象芬兰那样妥协生存,而被彻底颠覆。崇奉儒家理学的蒋介石,其失败与崇祯非常相似。

可见“面子文化”副作用之大。对于一般的人,它的副作用只是“宁可失败,也绝不失面子”;对于统治者,它的副作用则是“宁可亡国,也绝不失面子”。

就民族来说,儒家理学造就的“面子文化”,不仅是一个民族丧失活力,甚至丧失生存的灵活性;

就个人来说,它使得人的价值观和行为发生扭曲,落得“死要面子活受罪”,比如:某家人的儿子读书不行,但动手能力很强,明明是搞维修的料子,但父母为了面子,硬是砸大钱,逼他读重点高中,以考大学,结果不仅浪费了钱,大学也没考上,还耽误了孩子学技术的黄金时间。。。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

另外,儒家对实用生产技术和劳动的鄙视态度,显然助长华人比较突出的“蓝领”歧视现象。

但是,因为面子文化而整体否定儒家也是不可取的,儒家崇奉的“孝道”,是一种奖励生育的哲学,它对多生育的驱动,要强于父母与子女关系较为淡漠的基督教,对于民族显然有非常积极的作用。

鉴于儒家的优点和硬伤都十分突出,因此,“独尊儒术”也不是不可取的,儒家只是先秦诸子百家中的一家,因为儒家的优点,而舍弃其余所有百家的优点,是不明智的。

要复兴中国,首先驱除中共,其次必须复兴中国传统文化,但要复兴中国传统文化,“独尊儒术”绝非正确的方向,而是需要综合儒家及先秦诸子百家的精华,还需引入超世俗的真主/上帝概念,和佛教的因果报应和转世轮回哲学,形成一套系统的“国学”信仰。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