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艺海悲魂》-(三十七)

作者:辛修禄

歌舞团在桂林的演出,已经好几场了。一天中午,于世清躺在旅店六人间的床上看报,其他人有看书的,有睡午觉的。单丹丹后面跟着何玉洁,轻轻地敲过门,脚步轻轻地进屋后来到于世清床前,用气声对于世清说:

“于大哥,我和小何上午走台把腰扭了,麻烦你,受受累。”于世清早已坐起来,双脚捅入鞋内,站了起来,用手指挡在嘴唇上,示意单丹丹趴到床上。于世清双手在她的腰背部揉、滚、按、压好一个时辰,便示意单丹丹先向左、后向右的屈着腰,于世清一手搬肩、一手推臀,在左右侧各听到一声脆响之后,于世清便又示意何玉洁趴到床上,照样地按摩一遍。

何玉洁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感激地压着嗓子说:“谢谢于大哥。”于世清便弯腰在床下脸盆里取出毛巾擦汗,这时,单丹丹从衣袋里掏出两包烟,朝于世清晃了晃不出声音,只是用口形的变换说出了“谢谢于大哥”,便把香烟撂到桌子上,轻轻地快步走去。于世清抓起烟,紧走两步示意已开门就要出去的单、何二人收回香烟,单丹丹用食指竖在嘴唇上,极快地轻轻带上门出去了。

当晚演出的剧场,在后台乐队的休息室内,已经卸了妆的何玉洁与等待最后一个大合奏节目才上场的项明聊着天。

何玉洁有些顽皮地说:“你小时候练琴,俺尽给你捣乱了是吧?”

项明:“可不,你不是把俺谱子藏起来,就是把二胡弦给松了。”说完,项明嘿嘿地笑了起来。

何玉洁噘起了小嘴:“就是为了让你带俺去玩儿。”

项明一挑眉,一仰脖子,笑着说:“那常带你去蓬莱阁水城,你就是不敢下水,光在海边瞎扑腾,现在会游了吧?”

何玉洁摇了摇头,笑了笑:“还是一见海水就害怕,嘿嘿嘿嘿…… 恐水症。”

听完这句话,项明也随着何玉洁笑了起来,说:“别说是恐水症,‘恐水症’是‘狂犬病’的别名。”

何玉洁笑着说:“是吗?那我……恐海,‘恐海症’。”说完又笑了半天。

何玉洁换了个话题:“记得俺三岁还是四岁那会儿,就是饿死好多好多人的六一、六二那几年,每次吃饭,俺娘给你盛的野菜粥特稠,给俺盛的稀汤寡水的,俺娘一背身,你就把粥碗换过来了。你不在跟前儿的时候,娘就骂俺不懂事!”一提起玉洁之母,项明的心情顿时沉重起来,将嘴唇抿得紧紧地,目不转睛地盯着地面。许久、许久,才深深地出了一口长气,面色冷峻又哀伤地说:“真想大婶……”项明摇了摇头,追思地又心情沉重地说:“特别想。”说完不断地轻轻点着头,何玉洁的眼圈立即红了,她那原本就有一缕淡淡忧郁的双眼,充盈着泪水,俩人不约而同地看着地面沉默着。相对无语好久,项明终于打破了沉默,一字一字沉重地说:“大了以后,常回想那会儿,其实俺更不懂事,要不,大婶那几年也不至于浮肿病那么重!”稍停了停,项明又说:“俺爹那时候监督劳动,天还没亮就出门了,天老黑了才干完活回来,顾不上俺。吃住在你们家那么多年,对大婶想报答的机会都没有了?”说完,项明的脸转向地面,紧咬着下嘴唇,两颊的酒窝满载着遗憾与感伤,何玉洁拿出手纸不断地擦拭着簌簌滚落的泪水。从他们身旁过来过去的男女演奏员们,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是看到他俩一会儿说,一会儿笑,一会儿一个叹气不言语,另一个伤心落泪哭不停。都茫茫然然地看了看他俩,也就忙乎各自的事情去了。“乐队的,候场啦!”“催场员”脑袋探进休息室的门,喊了这么一嗓子便离去了,项明也随着其他乐队队员们,拿着各自的乐器,鱼贯走出休息室。

在桂林一站的最后一场演出结束了,地方上为歌舞团准备游览的两辆小轿车及一辆大轿车开进了招待所,郑寅前点头哈腰地陪着郝桉奕团长与一位地方上的领导坐上了第一辆小轿车,办公室主任姬佩雅嗲声嗲气地陪着一位口大脸圆,大腹便便的地方上的又一位领导乘上了第二辆轿车。全团其他人等,都纷纷走向大轿车,梅欣也跟在何玉洁后面上了车。何玉洁在轿车的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脸歪向外边看窗外风景。梅欣就在何玉洁身旁的座位坐下了。何玉洁平静的眼光,始终看着窗外。

梅欣似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真是桂林山水甲天下,这几天还没看见水呢,处处都这么漂亮。”话其实是说给何玉洁听的,可何玉洁像没听到一样,毫不理睬,更无回应。梅欣不错眼珠地看着她,边看边琢磨:小何真像一尊玉雕石像,隆起的鼻子恰到好处的嵌在那腥红湿润的小嘴唇之上,眉毛黑黑的、长长的,宽窄适度的带着弯儿,再配以那长长的睫毛以及那不断闪动的眸子。面颊白里透红,似有玉液在那晶莹的皮肤之下潜润着。梅欣还注意到了她那下巴上的一颗小小的黑痣,有些褐色——这是长在右侧下巴颏上,左侧有吗?梅欣虽然趴在前座椅背上佯装看风景,而实际是在盯视着何玉洁。“宁尝仙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不知怎的这一句话突然跳入梅欣的脑海里,继而又深有感触地想:“以前和殷华、孟环、‘赵千金’、‘大敞门儿’、华达婕…… 唉!那群女孩儿,简直是一筐烂杏啊。”

大家早就上车了,吴戈最后一个才上车。他前后左右看了看,已没了空座位,还有几个人同他一样站到过道里,他只好靠在梅欣的座位边上。吴戈待大轿车尾随第二辆小轿车开出之后,便对梅欣说:“你们当头儿的有小车,非挤我们‘贫下中艺’的大车(注:“贫下中艺”是吴戈借用“贫下中农”一词活用在文艺界的调侃说法),你看。”吴戈指了指办公室主任姬佩雅所乘的前面那辆小车,说:“那司机边上给你空着一个座呢。”

梅欣马上说:“我年轻,也刚来,和大家熟悉熟悉。”

吴戈停了停又说:“其实,我也不是为你,是为了党,为咱妈!刚才在车下和几个当地人聊天,这儿流传一句顺口溜:‘革命干部扛着党旗天下走,贪污受贿抱着小蜜喝小酒’,你看。”吴戈随即停下话头,用食指指了指前面那辆小轿车。不知何时,这位姬主任与那位胖领导已肩抵着肩,头挨着头的耳鬓厮磨了。他俩各自靠玻璃一侧,都空出了一大块地方。大轿车内许多人从座位上此起彼落地纷纷站起来往前面那辆小车看去。看过之后相互都会心地笑了笑。吴戈接着对梅欣说:“你这个大主任,往她俩那儿一坐,等于为党站岗放哨,堵住一切‘反革命群众’的口舌。”大家听了这句话,“哗”的一声笑开了。而吴戈却一笑不笑,低头看着地面。何玉洁也扭回头,微笑着瞅了瞅吴戈,并顺带睨视了一眼身边的梅欣。这时,许多人才恍然地先后招呼吴戈:“老吴,过来,咱仨挤挤。”“吴老师,坐我这儿”……可是吴戈仍一笑不笑地摆了摆手,摇了摇头,依旧低着头,看着地,默然无语地靠在椅背上。

何玉洁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过道时对吴戈说:“吴老师,我想站会儿。”就朝司机方向走去。何玉洁站在司机之侧,在平稳的车速中,欣赏着漂浮水面的云,饱览着倒映水中的山,心里不由地赞叹:啊,这大好山河,多么秀丽,多么壮美!

大家下车步行,沿着漓江畔的小道,欣赏这秀美的山水。项明仍然用老师郑乾坤送给他的那台国产老式相机,与佟乐、何玉洁相互选景、拍照。

梅欣手里举着一台进口的高级相机,特意走到何玉洁身旁:“小何,用我的相机给你拍张彩色的。”

何玉洁摇了摇头,淡淡地说:“谢谢,不用。”梅欣毫不介意吃了闭门羹,微微笑了笑往前走去。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整本小说:⇣⇣

《艺海悲魂》- 楔子

《艺海悲魂》-(一)

《艺海悲魂》-(二)

《艺海悲魂》-(三)

《艺海悲魂》-(四)

《艺海悲魂》-(五)

《艺海悲魂》-(六)

《艺海悲魂》-(七)

《艺海悲魂》-(八)

《艺海悲魂》-(九)

《艺海悲魂》-(十)

《艺海悲魂》-(十一)

《艺海悲魂》-(十二)

《艺海悲魂》-(十三)

《艺海悲魂》-(十四)

《艺海悲魂》-(十五)

《艺海悲魂》-(十六)

《艺海悲魂》-(十七)

《艺海悲魂》-(十八)

《艺海悲魂》-(十九)

《艺海悲魂》-(二十)

《艺海悲魂》-(二十一)

《艺海悲魂》-(二十二)

《艺海悲魂》-(二十三)

《艺海悲魂》-(二十四)、(二十五)

《艺海悲魂》-(二十六)

《艺海悲魂》-(二十七)

《艺海悲魂》-(二十八)

《艺海悲魂》-(二十九)

《艺海悲魂》-(三十)

《艺海悲魂》-(三十一)

《艺海悲魂》-(三十二)

《艺海悲魂》-(三十三)

《艺海悲魂》-(三十四)

《艺海悲魂》-(三十五)

《艺海悲魂》-(三十六)

《艺海悲魂》-(三十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