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艺海悲魂》- 楔子

作者:辛修禄

公元2000年的一个上午,太平洋的海风凉凉的,美国加州太平洋海畔,默默地走来一位约30岁上下的中国姑娘。她手里捧着两束素洁的鲜花——那满是白色的马蹄莲与黄色的菊花花朵,遮住了大半张面庞。她穿着一套女式黑色西装,脚下踏着一双黑色皮鞋。一缕漆黑如墨的长发,随海风飘逸。每束鲜花都挂着上下两条挽带。

一束的右条挽带写的是:献给敬爰的爸爸于世清和妈妈左映碧!左条挽带写的是:永远思念您们的女儿于晖叩挽;

另一束的右条挽带写的是:献给亲爱的大姐姐何玉洁暨一切被枉杀的悲魂和冤魂!左条挽带写的是:永远记念您们的于晖敬挽。

她缓缓地走到海边,哗哗作响的海水,以均匀的节奏,不断地拍打着海岸。边沿所泛起的白色水沫,像一缕祭奠亡灵的白涤带蜿蜒着,沿着海畔延伸。海水浸湿了姑娘的双脚,她却全然不顾,双手将两束鲜花高擎过头,向着大海的远方,向着彼岸——中国,脸色凝重地祝祷着。两行泪水,从眼眶里汩汩涌出,秀丽的脸庞,异常苍白,在灿烂的阳光下,看不出一丝血色。一双深沉的眸子,深藏着哀怨。双眼皮的大眼睛泻出一股刚毅的神情,不屈地凝视着大洋彼岸。无语望神州,血染心深处。她怀抱鲜花,面向大海的远方,深深地三鞠躬,又阵阵涌出两行热泪,任泪水一串串地流淌到衣服的前襟上,滴落到涌起的波涛里。静默片刻,满怀哀思,动作迟滞地将一支支鲜花抽出来,面色沉重地投向蔚蓝色的大海。海浪卷起浪花,将一支支鲜花翻卷着向大洋彼岸的方向推去。正是:

彼岸遥巡汀线挽,缘何鬼魅比星繁。
伤情赤子思乡梦,饮泪含悲默不言。

①:汀线,即海岸被海水侵蚀而形成的线状痕迹。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读完整本小说:⇣⇣

《艺海悲魂》- 楔子

《艺海悲魂》-(一)

《艺海悲魂》-(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