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艺海悲魂》-(六)

作者:辛修禄

何玉洁在他们走后,又练习了很久,才用毛巾擦抹着汗水,将旧军棉大衣裹在身上,走出了排练厅。她往前院走,快经过锅炉房时,影影绰绰地看见有两个人影晃动着铁铣,借着月光“哗啦哗啦”往一辆带斗子的三轮车上铲煤,再仔细看,才看清已有两辆三轮斗车装满了煤块,何玉洁大气也不敢出,赶紧躲在身旁的一棵老槐树后面,只听见平时低头来低头去、少言寡语的烧锅炉的万德富师傅低声地催促:“行啦,行啦,不少啦,快走吧。”又是“哗啦,哗啦”两下铲煤的声音,万师傅更急切地:“钱!赶紧给我!”何玉洁从树后慢慢地探出了一双眼睛,吃惊地看到那两个铲煤人从各自的衣袋里捏出了几张纸币,塞到万师傅张开着的手心里,万师傅眼睛凑近手心,用手指搌动了几下,便装进棉衣里子内,手抽出来之后,并拢手指又压了压那个地方。之后,万师傅便朝锅炉房的后门——即中都歌舞团唯一的一个通向后湖的门挥了挥手,那两个铲煤人费力地推着三轮斗车从后门走掉了。何玉洁听到锁后门的声音后,仍在树后藏了好一会儿。直到万籁俱寂,她确认万师傅不会再出来,才踮着脚,小跑着回到前院楼里的宿舍。呆了好长时间,她那忐忑不安的心才平静下来。说起这个万师傅,“文革”中可真是叱咤风云过一段儿。那是毛泽东发出了又一个“最高指示”:“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通过广播,传遍了全国的每一个角落。万德富亢奋了,他串联了团内的所有木工、司机、食堂工作的非演员职工,要领导中都歌舞团了。几个木工和食堂大师傅说:“咱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别瞎掺和。”

亢奋的万师傅哪里听得进去,说:“咱们跑了这么多年的龙套,今儿该换换蟒袍了。”大家听了愣愣的,万师傅越发神气地接茬说:“我查了毛主席解放后的所有讲话和中央文件,凡是提到知识分子,前面都加了‘革命的’三个字。可是在说到工人的时候,就没有这三个字,这说明只有知识分子里边,才有革命的、不革命的、反革命的,咱们工人阶级是天然革命的,跟着毛主席,咱们干吧!”

大家听了虽不甚明白,却也驳不倒他,炊事员刘师傅只好无可无不可地说:“好,老万,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

木工黄师傅说:“老万,你真行,平常闷哆闷哆的(注:即,不声不响,不爱说话),节骨眼儿上,还真是一套一套的。”

万师傅听到了赞扬之声,立刻跑到收发室,打开了平时叫人听电话的麦克风,声泪俱下地向全团广播:“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战友们,今天我万德富占领电台啦!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是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伟大领袖毛主席呀,今天您老人家让我领导中都歌舞团,我没有领导好,我万德富向您老人家请罪,今后我们工人阶级一定要以林副主席为光辉榜样,学好您的红宝书,把歌舞团领导好,把歌舞团的知识分子教育好、改造好,来报答您老人家。”全团群众听了这个广播,居然也觉得无可无不可 的,每天都听他的早请示、晚汇报的安排。遇到买办公用品、定购《人民日报》、《红旗》杂志等经费的报销问题,财务人员就说:“找万师傅签了字再报。”后来听财务人员说,自从万师傅“领导”这个团的那些日子,办公费就超支了好多。都是公家的钱,当时没有人对这个事儿认真。“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不久进驻了中都歌舞团,把万师傅做为当然的依靠对象,主要工作就是抓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的大事,必然地要做教育、改造演员们的工作,万师傅协助“工宣队”着实忙活了一阵子。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整本小说:⇣⇣

《艺海悲魂》- 楔子

《艺海悲魂》-(一)

《艺海悲魂》-(二)

《艺海悲魂》-(三)

《艺海悲魂》-(四)

《艺海悲魂》-(五)

《艺海悲魂》-(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