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艺海悲魂》-(九)

作者:辛修禄

佟乐来到乐队排练厅内,复试的考生们一个接一个地应试。监考的人,面对考生的位置,分别坐在两排椅子上,前排椅子的面前,有一张长条桌子,是由数张二屉桌拼接起来的。上面铺着白桌布,郝按奕团长坐在正中间,她的右侧是乐队队长孙向东——因他的眼睛极小,睁得最大也不过是一条线的样子,大家都叫他“一线天。”再往右依次是:乐队首席姚希诚、乐队指挥关洪庆、人事处长郑寅前等人。郝团长左侧坐着乐队各声部:拉弦、弹拨、吹管、打击乐声部长常占泉等人。他们每人面前桌上都有一张纸,一支笔。后边那一排,散坐着团内一些年纪大些的老演奏员——可以看出他们虽快退休了,可的的确确在关心着乐队的前途。

前一排全体监考人,在每一名考生演奏完毕,便低头在纸上写些什么。坐在第一排最右边的一位中年妇女,是乐队办公室秘书,喊了一声:“专业,二胡。考生,项明上场。下一个,专业,琵琶,考生何小玲准备。”项明从容镇定地走到为考生设置的椅子前站定,恭恭敬敬地向监考的人们鞠了一躬后,以平和的语调说:“我先演奏一首:‘流浪者之歌’片断”他沉稳地坐到椅子上,操起琴弓,头扭向左后,向为他钢琴伴奏的一位年约60岁的演奏家示意了一下,便旋臂飞出了准确而坚实的音符,他那稳健的节奏,明亮的音色,起承转合的句法,抑扬顿挫的处理,完美地体现出一名青年演奏家的良好素质,深深地震撼了监考及全体在场的人们,连那并不懂音乐的郑寅前都惊呆了——他毕竟在文艺圈里混了十几年,虽听不出门道,却也能听出个大慨。那位五十多岁的乐队首席姚希诚,以及乐队指挥关洪庆兴奋无比、欣喜万分,在面前的那张考核评定的纸上,快速地写下了上佳评语,他俩还相互交换了满意的眼神。由于郑寅前是歌舞团党委委员,参加了确定吸收新演奏员的党委会,他清楚的知道,早己确定吸收进来的人员名单中没有这个叫做项明的,所以他给项明评的是:“中下。”拉弦乐声部长、二胡独奏演员常占泉与郑寅前私交甚笃,虽不是党员,但许多党委会的决议,包括这次招收新演员的决议,通过郑寅前,连歌队、舞蹈队要些什么人都一清二楚,他确认项明业务再好,也进不来歌舞团。项明是一个即便想送礼也找不到门路的人。他把那几名通过各种渠道送了厚礼,党委会已内定吸收,业务水平又超己之上的二胡专业考生,评语皆一律为:“中下”一档。而聪明的他把项明归入:“中上”档次。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整本小说:⇣⇣

《艺海悲魂》- 楔子

《艺海悲魂》-(一)

《艺海悲魂》-(二)

《艺海悲魂》-(三)

《艺海悲魂》-(四)

《艺海悲魂》-(五)

《艺海悲魂》-(六)

《艺海悲魂》-(七)

《艺海悲魂》-(八)

《艺海悲魂》-(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