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艺海悲魂》-(十)

作者:辛修禄

在考生座位的背面,是正对排练厅入门处的一片空余场地,站着许多关心招生考试的本团演职员,佟乐与何玉洁也站在其中,佟乐朝项明扬了扬头,悄声对何玉洁耳语:“怎么样?挺帅吧?”

何玉洁早就注意地看到了儿时的伙伴项明,此时竟脱口而出:“啊,是项明哥!”

佟乐惊讶地问:“怎么,你认识他?”

何玉洁缓缓地,轻轻地点着头说:“嗯,我小时侯的邻居,从他插队走了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一晃长那么大个子了。”

何玉洁的脑海里,闪现出童年时的几个画面:年幼的项明,坐在院子里的一个小凳子上,他腿上架着一个为他而特别制做的小二胡:琴筒是用园形罐头盒做的。他的父亲项辉宇坐在项明对面的一张大椅子上,操着一把专业二胡教授他。

比项明小四岁的何玉洁,在一旁老老实实地站着看。何玉洁在佟乐耳边说:“他爸爸人可忠厚实诚啦,57年被打成‘右派’,不让上台演出了,在团里当抄谱员兼勤杂工,下了班回家就教儿子拉胡琴。”

何玉洁又回忆起了十二、三岁的项明,他一个人在家里桌前苦练着二胡,何玉洁在项明的背后,淘气地摸了一下项明的耳朵笑着跑开了,一会儿蹑手蹑脚地又回到项明背后,摸了他耳朵一下又跑开。

项明见她三番五次地调皮捣乱,假装生气地对她说:“再闹就不带你玩了啊。”

小何玉洁转到项明身边,朝项明鼓着小嘴说:“那你现在就带我去海边。”

项明:“你去了也不敢下水。”

“我能给你拣好多好多特好看的贝壳,闪闪发光的。项明哥哥,走吧,快走吧。”何玉洁摇动着项明的胳膊撒娇地恳求着。

项明被她缠闹得也无法继续练习了,便用手指头刮了一下小玉洁的鼻子说:“行,带你去。”便放下了胡琴,拉着玉洁的小手走出家门。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整本小说:⇣⇣

《艺海悲魂》- 楔子

《艺海悲魂》-(一)

《艺海悲魂》-(二)

《艺海悲魂》-(三)

《艺海悲魂》-(四)

《艺海悲魂》-(五)

《艺海悲魂》-(六)

《艺海悲魂》-(七)

《艺海悲魂》-(八)

《艺海悲魂》-(九)

《艺海悲魂》-(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