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艺海悲魂》-(二十二)

作者:辛修禄

乐队排练厅,近八十人的民乐队在准备排练。排练前,乐队队长“一线天”站在指挥台上先讲话:“这次巡回演出非常重要,是咱们团‘文革’以后,第一次在外地观众面前展示我团的风貌,大家一定要特别重视。咱们乐队只有两首歌颂华主席的,不能充分表达我们热爱华主席的心情。今天再排一首:‘华主席呀华主席’,好了,排练吧。”“一线天”讲完话就离开了排练厅。

关洪庆手拿指挥棒,站在指挥台上说:“先排‘咱们的领袖毛泽东’,再排:‘华主席呀华主席’。最后排一下队长昨儿晚上写的:‘红色什锦曲’。”乐队队员们纷纷在谱台上翻找乐谱,排好顺序。

当乐队排练到曲调古怪、旋法不顺的“红色什锦曲”时,许多人一边漫不经心地演奏着,一边相互挤着眼睛讪笑着。在演奏到全乐队最弱音[三个:ppp]的几小节当中,吴戈弹的三弦,突然声震屋瓦地发出:嗒嗒嗒嗒嗒嗒0,指挥立即叫停,关洪庆用平静的口吻对吴戈说:“老吴,你的谱子85到89这五小节,有没有三个‘匹阿诺’?”

“报告指挥,没有。”吴戈立刻一本正经地回答。

指挥:“这里全乐队都是弱音,你现在就标上三个‘p’。”

吴戈一边在谱面上标弱音符号,一边用认真缓慢、声调渐高的语调念:“p!——p!!——p!!!咱们队座写的这个‘红色什锦曲吧’,我理解到这儿该出‘革命的铁蚕豆了’。”此话一出,“哗”,乐队全体一下子笑炸了,笑声还没完全停,吴戈又神情严肃地找补了一句:“我还特意弹出铁蚕豆的‘嘎嘣利了脆’的劲儿。”找补的这句话,又让大家笑了半天,连指挥都撑不住地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指挥无奈地对大家说:“排这个曲子是团领导定的,我也没办法,大家……啊……啊……来,继续排吧。”

又有一些人理解地笑了一阵子。关洪庆刚举起指挥棒,忽然发现首席姚希诚坐在首席座位上,怀里抱着高胡睡着了,还轻微地发出了鼾声,就笑着喊醒了他,顺口问了一句:“早晨又喝了二两?”姚希诚立即惊醒,赶紧用手胡撸一下流出来的涎水,正襟危坐,立刻进入了演奏状态。指挥含着苦笑的面容,边摇着头,边机械地打着节拍,大家也无精打采地跟着指挥棒心不在焉地演奏着。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整本小说:⇣⇣

《艺海悲魂》- 楔子

《艺海悲魂》-(一)

《艺海悲魂》-(二)

《艺海悲魂》-(三)

《艺海悲魂》-(四)

《艺海悲魂》-(五)

《艺海悲魂》-(六)

《艺海悲魂》-(七)

《艺海悲魂》-(八)

《艺海悲魂》-(九)

《艺海悲魂》-(十)

《艺海悲魂》-(十一)

《艺海悲魂》-(十二)

《艺海悲魂》-(十三)

《艺海悲魂》-(十四)

《艺海悲魂》-(十五)

《艺海悲魂》-(十六)

《艺海悲魂》-(十七)

《艺海悲魂》-(十八)

《艺海悲魂》-(十九)

《艺海悲魂》-(二十)

《艺海悲魂》-(二十一)

《艺海悲魂》-(二十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