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艺海悲魂》-(三十四)

作者:辛修禄

在项明的宿舍里,项明正面对乐谱拉着二胡。这时,佟乐在门外敲了敲门,还未等项明吭声,佟乐便微笑着推门而进。项明有些拘谨地冲她笑一下,问:“什么事?”

佟乐问:“那些相片洗完了吗?”

项明愣了愣神儿,把二胡放到椅子上,站起来拉开抽屉,把一摞照片拿了出来,递给佟乐:“都在这儿,洗得不好,我技术不行。”说完,憨厚地笑了笑,又坐在椅子上继续练习二胡。

佟乐站在项明的身旁,一张一张地翻看着。渐渐她的脸色由晴转阴,眼前的照片凡是放大了的都是何玉洁的,而自己的一张也没有放大。佟乐心里像被人灌了一壶醋,从小到大她都没受过这种委屈。

佟乐越看越生气,把照片往床上一扔,把项明眼前的乐谱拿起来扔到桌子上,瞪着项明问:“你偏不偏心,怎么我的一张也没放大?”

项明拿起照片看了看说:“我那破相机照的,怕没有你自己的相机照得好。再说,我自己做的放大机”——项明用手指了指床下直接放在地上的木匣子——“多简陋呀,万一把你的照片放坏了怎么办?”

佟乐冷冷地瞥了一眼那个放大机,手里翻着照片,自言自语地说:“就不怕把她照片放坏了?!你练吧,我走了。”佟乐“嗵嗵嗵嗵”,步声如锤地离去。

项明忙着整理方才被佟乐弄乱的乐谱,顺嘴说:“哦,不送啦。”

佟乐用力甩上门,气鼓鼓地跑回到宿舍,“蹭蹭”两下爬上了床,双手枕着头,瞪着一双大眼睛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脑子里反反复复的只有一句话:“不行,我绝不放弃。爱,就是燃烧自己的心,点燃自己所爱的人的心房!”佟乐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个憧憬:她与项明在一个大饭店结婚,自己穿着雪白的拖地婚纱,被全团的领导和同事簇拥着,团内外那几个追求过他的小青年,脸上写满了落寞和嫉妒。而何玉洁手捧着鲜花,把脸罩住了,看不见她的表情,只听见何玉洁纤细、柔软的话语:“祝福你们……”语气里似有哀怨和无奈。父亲和父亲战友的车,组成了长长的车队,把她和项明迎进自己的新房…… 项明穿着一套爸爸从国外给他带回来的西装,神采奕奕,目光炯炯…… 项明穿着什么颜色的西装呢?……对,女要俏,一身孝;男要俏,一身皂,他穿的是灰色的……“啪啪”两下,提着两个暖水壶进屋的何玉洁把壶放在地上,轻轻地拍了拍佟乐:“乐,别睡了。水开了,你赶紧沏茶吧。”这时,佟乐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不知不觉地睡了一觉。

佟乐懵懵懂懂地答应了两声,揉了揉眼睛,一下子坐起身,对何玉洁客气地说:“你看,我总忘了打开水,你又帮我打了。”

何玉洁说:“哎,你不沏茶啦?”

佟乐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问:“你怎么就不爱喝茶呢?”

何玉洁答道:“其实,白开水最养人。据说蒋介石在提倡新生活运动时,他就不喝茶。”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整本小说:⇣⇣

《艺海悲魂》- 楔子

《艺海悲魂》-(一)

《艺海悲魂》-(二)

《艺海悲魂》-(三)

《艺海悲魂》-(四)

《艺海悲魂》-(五)

《艺海悲魂》-(六)

《艺海悲魂》-(七)

《艺海悲魂》-(八)

《艺海悲魂》-(九)

《艺海悲魂》-(十)

《艺海悲魂》-(十一)

《艺海悲魂》-(十二)

《艺海悲魂》-(十三)

《艺海悲魂》-(十四)

《艺海悲魂》-(十五)

《艺海悲魂》-(十六)

《艺海悲魂》-(十七)

《艺海悲魂》-(十八)

《艺海悲魂》-(十九)

《艺海悲魂》-(二十)

《艺海悲魂》-(二十一)

《艺海悲魂》-(二十二)

《艺海悲魂》-(二十三)

《艺海悲魂》-(二十四)、(二十五)

《艺海悲魂》-(二十六)

《艺海悲魂》-(二十七)

《艺海悲魂》-(二十八)

《艺海悲魂》-(二十九)

《艺海悲魂》-(三十)

《艺海悲魂》-(三十一)

《艺海悲魂》-(三十二)

《艺海悲魂》-(三十三)

《艺海悲魂》-(三十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