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艺海悲魂》-(三十九)

作者:辛修禄

歌舞团全体演职员,是一大早到达九江火车站的。刚一出站,分列两旁的锣鼓敲得震天响,“辟辟啪啪”的鞭炮声震耳欲聋。彩旗色泽艳丽,火药灰烟燎绕。“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的喊声整齐而热烈,一长溜的小轿车、面包车早已排在站前的广场等待着。

在庐山的这一场演出,还不到晚上10点30分,已顺利地完成了。回到山上的宾馆餐厅,参加当地为歌舞团所举行的丰盛晚宴。由于当地方方面面的人士参加陪宴的比歌舞团的演职人员还多出两倍,除了几个主桌上摆好了赴宴的姓名牌,其他各餐桌都是自由结合混坐的,所以乐队的郑宗诚没出席,大家谁也没在意。但在晚上就寝时,仍不见其人,同室的人开始到处找他,才打听明白郑宗诚完成自己的节目后,曾约别人一道回宾馆,那个人恰好想趁团领导高兴之机,在后台休息室谈谈给自己调一个解决老少三代人同住一室的房子问题,郑宗诚便说:“那我先走了”,便一个人离开礼堂。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各屋全找遍了,还不见他的人影,大家觉得不妙,便汇报给了郝团长。郝团长着了慌,把早已躺下睡觉的人员一一叫了起来,马上召集全体人员开会,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是不是他迷了路?走岔了?”“听说山上有许多猛兽,还听说有老虎出没,会不会……”

“今天刚到庐山,他兴奋的样子有些特别,还对人说过:‘这辈子能到趟庐山,死了都值。’是不是他坐在哪儿看夜景呢?”……

郝团长听来听去,琢磨了片刻说:“不管什么可能,每四个人一组,分头去找,但决不要惊动地方领导。”于是,除了郝团长、姬佩雅几个人坐镇宾馆等待消息外,全体演职人员有拿手电的,有点火把的,漫山遍野地搜寻呼喊。吴书记、郑寅前、梅欣各带的小组,很快就回来了,说是全找遍了没找到。迟仁蜀、“一线天”、“拿本记”、陈泗福四个人一组,天快亮时满脸酒气地回来,说是迷了路。其他搜寻小组陆陆续续地回到宾馆,有喊哑嗓子的,有刮破衣裤的,把各自小组规定的搜寻路线细细地查了个遍,也未找到。天蒙蒙亮时,于世清带领项明等四人小组,在离演出礼堂不远的山涧里,影影绰绰地发现躺着个人,便寻路下到山涧,走近一看,躺着的果然就是郑宗诚,几个人连摇胳膊带拍腿地一嗵呼喊他的名字,郑宗诚毫无反应,一动不动,于世清当即说:“咱们抬他回去。”便过去将他的肩膀搬了起来,胳膊已经架在郑宗诚的脖子下,待项明等人抄腰抬起他的腿时,一股暗红色的血注从郑宗诚的脑后流出,顺着于世清的衣袖、衣襟流了下来,于世清只好叫大家把郑宗诚放回原处,对项明及韩鑫说:“你们俩,赶紧回去,请头来。”项明他俩刚跑出去没几步,于世清又朝他俩大喊:“你俩注意安全!”这时,天已亮了。

当医生看过抬回宾馆的郑宗诚之后,断定人已死去了五、六个小时。大家最后分析:郑宗诚平时眼神就不大好,又加上回宾馆的路上,一盏路灯也没有,若首长们每从这里经过,有开道车、压阵车把道路照得灯火通明,那当然不会出什么意外。而郑宗诚顺着山路该拐弯的时候,却依然径直朝前走,眼神好的都难免出事,何况眼神不好的他?

此行演出,发生了这么一件大事,全团上下,许多人心情都不好。郝桉奕团长在全体人员大会上,流着泪说:“我们团、队两级领导,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做了以下决定。一:给郑宗诚家打长途电话,请他哥哥尽快乘飞机来,一切路费,全由团里报销,这个事儿,姬佩雅主任已经办妥了,他哥哥很快就到。二:他哥哥来了之后,再商定火化事宜,按因公殉职对待。三:为了不使地方领导为难,原定的一切活动照常进行。”

地方上派来接大家去游览的大大小小车辆,早早地就来了,在招待所的院子里排成长龙似地静静等候,绝大多数人已经没有了游玩的兴致。只有姬佩雅、梅欣、回柏、柳诩、郑寅前、“一线天”、迟仁蜀、“拿本记”等八、九个人,在吴世赣书记带领下,分乘3辆面包车、小轿车说说笑笑、叽叽喳喳地出发了。剩下的那十来辆车子又空空地开走了。

凡没有出去游玩的演职员,仨一堆两一伙的或坐或卧在宾馆床铺上,心情沉郁地聊着天:“郑宗诚,老老实实一辈子,安分守己与世无争的,怎么就这么走了呢?咳!”“算一算他儿子上小学二、三年级了,离了婚,孩子还是自己的,应该会来看他爸爸最后一眼。”“你不知道,这孩子是老郑上‘五·七’干校的时候,他老婆跟别人生的!”“是吗?怪不得和老郑长得一点儿都不像!”“那时候江青光抓几个样板团,你还没来团呢。全国所有文艺团体包括咱们团,全下放到各地‘五·七’干校劳动,江青这个骚婆子说,不能让咱们这些个团儿,和无产阶级争夺文艺阵地。一走就是三年不许回家,多少对夫妻都是这么拆散的!”……

大家东一句,西一句地围绕郑宗诚的话题一直扯到了该吃晚餐的时候。大家往餐厅路上走去的时候,远远看见姬佩雅等游玩回来的人,他们边说、边笑、边打、边闹地也往餐厅这边走来。待用过晚餐,地方领导也离开了餐厅之后,郝团长又一次以沉痛的心情站在饭桌前对大家讲话:“刚才,大家都没有心情吃饭,我也一样。希望今天晚上的舞会大家都去参加,不要因为这件事情,扫了地方领导的兴,咱们内外有别吧。”说完这些话,郝桉奕团长又坐下了,未离开餐桌,抽动着肩膀,似乎是又哭了。在办公室主任姬佩雅与梅欣的劝说、搀扶下才慢慢地站起来,用手帕擦了擦双眼,挪着脚步,回到她的套房去,看着电视休息。

宾馆的舞厅布置得花团锦簇,彩色转灯一闪一闪地放射出五颜六色的光柱,彩光不停地划过每个人的身影。三十几个人的民族乐器加电声乐器组合成的混合乐队,演奏着既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又有时代精神的乐曲。一曲终了,姬佩雅主任,走到台前的麦克风前,用她那甜美的嗓音,亲切的话语,开始了舞会前的致辞:“首先我代表中都歌舞团郝团长、吴书记及全体演职员,感谢地方首长热情的款待,更感谢地方领导今晚为我们举行的舞会,首长们为此所做的一切细致、周到的安排,使我们感觉像回到家一样的温暖、舒适。我要借此机会,宣布一件大喜事:我团的回柏、柳诩两位同志,在天下闻名的庐山举行婚礼,让我们祝愿这一对新人生活美满,好日子就像刚才乐队演奏的乐曲一样《步步高》。最后,我要感谢地方领导为我们请来了本地水平最高的乐队,我在这里,由衷地感激他们。”说完,姬佩雅带头鼓了掌,带起了全场的掌声,之后,她微笑着朝乐队示意了一下,乐曲重新奏了起来。

地方领导确实很细心,他们知道演出队出了件死人大事,既然歌舞团方面没有向他们提及,为避免尴尬,他们也装做不知道。要尽到东道主的盛意,把晚会搞热闹些,还把常陪首长跳舞的女孩子们请来了,所以舞场的气氛像过节一样。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整本小说:⇣⇣

《艺海悲魂》- 楔子

《艺海悲魂》-(一)

《艺海悲魂》-(二)

《艺海悲魂》-(三)

《艺海悲魂》-(四)

《艺海悲魂》-(五)

《艺海悲魂》-(六)

《艺海悲魂》-(七)

《艺海悲魂》-(八)

《艺海悲魂》-(九)

《艺海悲魂》-(十)

《艺海悲魂》-(十一)

《艺海悲魂》-(十二)

《艺海悲魂》-(十三)

《艺海悲魂》-(十四)

《艺海悲魂》-(十五)

《艺海悲魂》-(十六)

《艺海悲魂》-(十七)

《艺海悲魂》-(十八)

《艺海悲魂》-(十九)

《艺海悲魂》-(二十)

《艺海悲魂》-(二十一)

《艺海悲魂》-(二十二)

《艺海悲魂》-(二十三)

《艺海悲魂》-(二十四)、(二十五)

《艺海悲魂》-(二十六)

《艺海悲魂》-(二十七)

《艺海悲魂》-(二十八)

《艺海悲魂》-(二十九)

《艺海悲魂》-(三十)

《艺海悲魂》-(三十一)

《艺海悲魂》-(三十二)

《艺海悲魂》-(三十三)

《艺海悲魂》-(三十四)

《艺海悲魂》-(三十五)

《艺海悲魂》-(三十六)

《艺海悲魂》-(三十七)

《艺海悲魂》-(三十八)

《艺海悲魂》-(三十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